deil0

/原创文备份,请勿抄袭灵感,否则诅咒你全家株连九族/
/谨慎关注,三次元忙,随缘更新/
/偶尔产同人粮,不过更多是窥屏吃粮,真香/
/圈名夫人,欢迎来勾搭,非诚勿扰/
【非常讨厌d5!!】
【张起灵,楚子航都是我老公(微笑)】

《迷踪失心》

第一章
其实杰克一开始并不是一名监管者,也没有沉醉于杀戮与虐待的快感中,然而那是很久很久,久到他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他的脸只剩下空白,又细又长的锋利指甲成为他最致命的武器。
然而在求生者们没有上场时他会恍恍惚惚坠入梦中,梦里充满令人兴奋的尖叫与心跳声,鲜血覆盖天幕,染红了明月,然而一抹白色身影总是飘忽于他的面前,每当他伸出手快接近时又消失不见。
你到底是谁?
杰克无声地问道,然而警鸣声突然响起,提示求生者的入场,将他硬生生地拽回到椅子上。
新的游戏开始了。
在长桌上四名求生者不安地凝视着彼此又慌张地环顾四周,没有心情去享用桌面上的食物,当触及不远处隐藏于黑暗的消瘦身影时总会立刻转移视线,仿佛害怕着什么。
律师:弗雷迪莱利
园丁:艾玛伍兹
空军:玛尔塔-贝坦菲尔
医生:艾米丽黛儿
艾玛悄悄打量自己的三位同伴,这是她第三次踏上去庄园的道路,即使有前二次的经历然而她还是不免有些紧张,毕竟她还不能算是老手。
弗雷最为表现不安,总是摆弄他的领带又不时与坐在旁边的医生艾米谈话,话题全是围绕即将开始的游戏。
离三人较远坐着的空军玛尔塔小姐算是表面上最平静的,沉默地摆弄手中的枪,不愧是军人么?艾玛感叹道,然后将视线移到最后一个人——正在安慰弗雷的艾米。
艾米身为上等人,身体羸弱显而易见,然而却仍勇于坚持游戏让人心生佩服却又因为她神圣的职业而加以敬重。
“你们为什么参加这个游戏呢?”艾玛抬头看看头上未亮的绿色对号又低头看了看脚下的倒计时,快速地问道,语气充满好奇。
艾米突然将视线从弗雷上移开,看向她。
“为了资金,唯有这样我才能摆脱贫穷的困境,成为合伙人,过上富裕的生活。”弗雷抚了抚眼镜小声说道,衣服上的破败不堪昭示此前过的是怎样艰难,艾玛不禁心生同情。
“我想要翱翔于天空,但是需要赞助商的帮助。”玛尔塔简短明了地回答,不愿透漏太多。
“我,只是为了找回我的爱人。”艾米意外的回答让大家一愣,因为所有人参加游戏都是为了自己的私欲,不过最惊讶的是艾玛。
换过两场队友的她既碰上过律师也碰上过空军,当然医生也不例外,然而别于他们千篇一律的回答,这场的医生显然与之前的医生们与众不同,所以才让艾玛如此意外。
伴随音乐渐渐消失和刺耳的玻璃破裂声,来不及再多问的艾玛只见眼前画面剧烈颤抖然后突变,她置身于一座房子里,手中拿着熟悉的工具箱。
终于开始了,艾玛深深吸了一口气,此地不宜久留,紧要之急是找到密码箱并拆掉附近怪诞装扮的椅子,好让监管者拖延些时间。看向左上方的,一个小标志赫然出现其上,那代表律师正在不远处,她立刻冲向远处明显亮着的电线杆,很幸运密码箱离她并不远。
听着熟悉的敲打声,绕过木板,果然弗雷正在低头解码,艾玛不禁在心中点了赞,很幸运开局就找到了队友。
弗雷苍白地看了眼她,没有多言,显然处于高度紧张的状态,艾玛觉得她有必要告诉他一些知识。
“看到左上角的一排小标志们么?”艾玛低声说道。
“嗯。”弗雷也小声回答。
“当出现一个小眼睛时就代表监管者就在附近并且朝你的方向走来,所以一旦出现就立刻转身离开,这是快速得到预警的好方法。”艾玛说道,“有时候也不能一股脑地往前跑,需要躲在一个隐蔽的地方停下来观察监管者,这样你才能往正确的方向跑又不会打草惊蛇。”
弗雷点点头。
“我去拆椅子了。”艾玛看到前方有一个椅子眼前一亮,又小心翼翼地环顾四周,由于有墙壁的阻碍又加之位置偏,安全系数增加了许多,见一切正常后她立刻打开工具箱跑过去开始工作。
整个局面暂时是平静却是又带着些许危险,听着心脏剧烈跳动的声音艾玛默默保佑不知何处的医生和空军安然无恙。
另一边。
玛尔塔发现自己处在一座二层楼的位置,上到顶层周围的情况一览无余,聪明的她立刻知道自己处于地图的正中央,跑向里边的大厅,一个密码箱静静的靠着墙,俗话说危险的地方就是安全的地方她立刻开始解码,一个黄色透明人影在附近转圈,看来队友就在附近。再如何坚强的她也没注意到自己下意识地心安。
进度条快到临点时艾米突然跑上来,飞快地对玛尔塔道“快走,往南跑。”
“可是……”玛尔塔不甘心地看着只差一点点的进度条然而猛烈地心跳声却警告她监管者的到来,她咬紧嘴唇立刻跳下窟窿掉到一层,照医生所说往南跑去。
艾米接上玛尔塔的工作,啪,灯亮了,然而红色灯光也正好停在了她的面前。
艾米僵硬地抬起头,一张没有五官的脸正面对着她。
艾米突然笑了。

评论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