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il0

/原创文备份,请勿抄袭灵感,否则诅咒你全家株连九族/
/谨慎关注,三次元忙,随缘更新/
/偶尔产同人粮,不过更多是窥屏吃粮,真香/
/圈名夫人,欢迎来勾搭,非诚勿扰/
【非常讨厌d5!!】
【张起灵,楚子航都是我老公(微笑)】

《听闻那年朗玛下了一场雨》

第四章
第二天肖雨桐面色如常地来到学校,仿佛南珈蓝昨晚听到的都是幻觉,然而当赵映心一脸忧郁地走进教室时才证明一切都是真实的,赵映心恶狠狠地瞅了一眼她。
令人奇怪的是一整天赵映心都背着肖雨桐找她的麻烦,接连几天也是如此。其他人唯恐殃及池鱼,转头假装看不到,毕竟谁也不想尝到赵映心的拳头。
好不容易熬到放学,南珈蓝匆匆跑出教室,没有注意到身后正要与她说话的肖雨桐,肖雨桐举起的手又放下,赵映心向周围的人使了个眼色跟了上去。
南珈蓝头也不回地跑到河岸,微微鞠躬喘着气,这才有机会回头查看,空无一人。她松了一口气,疲惫地坐到一旁的草地上,将书包放到一旁,突然她想再看看肖雨桐给她的杂志,于是低头没有注意到背后突然多了一个人。
余光里南珈蓝看到了一双鞋,来不及反应便被猛地推下水,扑通!
上边传来的笑声在她的耳中是如此的恶毒,下意识地她奋力将杂志扔向岸边,幸运的是杂志安然无恙地躺在草地上,很快南珈蓝在水中找到了平衡,浮出水面,湿漉漉的头发紧紧贴脸,不断流下的水珠模糊了她的视线。
“呦,这是什么啊?你怎么会看这种东西?”赵映心捡起杂志,随意地翻了翻。
“你!”南珈蓝怒瞪俯视自己的赵映心,想要游向岸边夺回。
“你再过来我就把它撕了!”
威胁的话语成功让南珈蓝停止了动作,那可是肖雨桐珍视的东西,那里承载着梦想与希望,她不想让这些毁在自己手中。
赵映心满意地点点头道:“你果然就是一个怪胎!看这些没用的东西有何意义?泪镇的一切都如此美好,难道没有满足你么?还是说你还是抱着那天真可笑的想法?”
“那并不天真可笑!”南珈蓝大声反驳,语音由于寒冷有些微颤,“你们还要故地自封到什么时候?就像清朝闭关锁国一样愚昧,我想要去外边的世界又有什么错?那些先进的事物会带给我们进步,繁荣和美好!难道不好么?”
“那样只会带来未知的危险和毁灭,这是前辈们总结出来的。”赵映心冷冷地回答。
“你们的思想被束缚,没有想要开阔与充实,跟雨桐那更丰富的知识相比真是上天都会感到悲哀!”南珈蓝渐渐感受不到四肢,唯有意识还在她的掌控之中然而却岌岌可危。
“你不配提他!”赵映心怒吼道,“昨晚你听到了吧?我们的谈话。”
南珈蓝已经没有力气回答她了。
“他喜欢的人一定是你!这下你满意了吧?为什么他会喜欢你这个怪胎!”赵映心咬牙切齿地说,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没有察觉下方反常的平静。
南珈蓝很想告诉她那是因为我们有共同的理想,我们不会被束缚,不甘于困于牢笼,哪怕它再温暖舒适也不屑一顾。我们想要去更广阔的世界,去探索更美妙的食物,而不是在这里作为众多农民们的一份子,过完平淡普通的人生。
我们与你们是如此的不同,肖雨桐又怎能答应你呢?不过,我倒是希望他喜欢的人是我。
南珈蓝浑浑噩噩地心想。
“这种毫无用处的东西!邪说!就应该从这个世界上消失!”赵映心一把撕开杂志,碎片如雪花一般散散落下,那一刻赵映心不仅撕开了杂志也撕裂了她的心,顷刻间心便支离破碎。
对不起,肖雨桐。
南珈蓝无声地张了张嘴,失去了意识。
肖雨桐现在是既愤怒又担忧,望着躺在病床上死气沉沉的南珈蓝,在那苍白的脸下是寒心的冰凉。楼下镇长罕见的暴跳如雷,断断续续传来哭泣声。
他回想当时的情景就胆战心惊。
当赵映心撕开杂志时肖雨桐正好跑过来落入眼中,那句伤人的话自然也听进他的耳里,朝她面对的方向望去心猛地一沉,南珈蓝正缓慢沉入河底,河面只露出一点点的头发,四肢无力地展开。
“你到底做了什么!”肖雨桐冲赵映心怒吼道,又急又气,直接脱下衣服毫不犹豫地跳了下去,奋力游向南珈蓝,幸亏河并不宽,很快他便抓住了她的衣服,随即划动胳膊向岸边靠去。
赵映心呆愣在那里,不知所措,哆嗦地解释道:“我,我不是有意的……”看到肖雨桐冰冷的眼神她无力地跌坐在地上,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
“你明知道她不能受一点寒冷为什么不让她上岸?”
“我没想到她这么不禁……”赵映心突然噤声,害怕地看着正湿漉漉地抱着昏迷中的南珈蓝的肖雨桐,南珈蓝手臂低垂,头无力地靠着他的胸膛,平静的脸庞像似坠入美梦中。
“你不应该任意否定他人的想法,轻蔑他人的梦想,妄断是非!尤其是我和珈蓝的!”肖雨桐一字一句地说,然后头也不回地离开了,不愿多看赵映心一眼。镇长被破门而入的肖雨桐吓了一跳,定眼一看,怀中自然是紧闭双眼的南珈蓝于是连忙拿起电话叫医生。一阵手忙脚乱后肖雨桐才得以休息。
回想赵映心与南珈蓝的对话,他意识到南珈蓝才是和自己同一类的人,并不适合这里。原本他想长大后带着心爱的女孩一同前往珠穆朗玛峰,她会一直陪伴自己完成他的梦想,然后再周游世界直到生命的尽头,然而——
“她的身体本就不耐寒,这次寒气侵蚀身体太深,因此以后必须保持环境的温暖,不能受一点寒冷,否则旧病复发。”
医生的话语萦绕在耳边,毫无留情地把他的念想破坏,给他下了死亡判定书。这场意外就像一把利刃刺进血淋淋的心脏,只留下刻骨铭心的痛苦。
南珈蓝是他心爱的女孩,他不能为了己欲而伤害到她,哪怕彼此都必将忍受痛楚。

评论

热度(3)

  1. 止謐mmqmIAdeil0 转载了此文字
    来源:deil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