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il0

/原创文备份,请勿抄袭灵感,否则诅咒你全家株连九族/
/谨慎关注,三次元忙,随缘更新/
/偶尔产同人粮,不过更多是窥屏吃粮,真香/
/圈名夫人,欢迎来勾搭,非诚勿扰/
【非常讨厌d5!!】
【张起灵,楚子航都是我老公(微笑)】

《听闻那年朗玛下了一场雨》

第三章
肖雨桐初到这座陌生的小镇,只有南珈蓝愿意成为他的朋友,其他人或许是因为他来自外边的身份而有意疏远,多次碰壁后他也放弃与他们交谈的念头。
南珈蓝会带他去野林中寻找新鲜的果子或者挖掘鲜嫩的竹笋,之后会在清澈的溪流中清理干净,这时南珈蓝会把一部分装进一个竹篮里好让他带回家。每次南珈蓝的数量都会比他的多,他不禁有些气恼。
“只要熟能生巧你也可以做的跟我一样出色,你需要敏锐且集中注意力观察凹凸不平的土地,仔细分辨上面掩盖泥土的假象。”南珈蓝详尽地说道,认真地手把手教他,渐渐地他惊喜地发现手中的竹笋数量已与南珈蓝持平。
“你看,你可以的。”南珈蓝鼓掌笑道。
累了他们便席地而坐,若是听到溪流的叮咚声他们会走过去俯身喝几口甘甜的溪水解解渴,在清凉的水中嬉戏打闹,缓缓水流轻轻抚摸他们光滑的表面,有几只调皮的小鱼儿会用鱼尾一扫而过,留下丝丝痒意。
他们日出而行,日落而归,精神抖擞的出发,又疲倦万分的回来,满载让人垂涎的战果。各自的家里会默契十足地升起白色尾巴,不久便飘起香气充斥着大街小巷,吸引来一只只猫儿徘徊在门口,喵喵直叫。
那是肖雨桐最开心的日子也是他记忆中的一处珍贵的宝藏。
时光飞梭,肖雨桐已经来到泪镇一年多了,和肖母渐渐适应了当地的生活。肖母虽很少出门但她的温文尔雅,眉间柔情似水以及知书达理的品质很快赢得镇民们的好感,大家接受了他们,不再在乎其敏感身份。而孩子们毕竟还只是孩子,虽仍耿耿于怀但受父母的影响下也愿意与肖雨桐交谈几句,但还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不久后是一年一度的迎春日,每逢这时学校都会举办庆典,欢迎镇民们前来观看。南珈蓝的班级抽到的是剧情表演,其中最重要的是男女主角这两个位置。对于人选出乎南珈蓝预料的是大家不约而同地选择了肖雨桐,肖雨桐瞪大了眼睛,满是意外不过还是开心地走上讲台,而女主角则是一个十分争强好胜的女生,叫赵映心。赵映心骄傲地挺直胸脯,目不斜视地也走了上去。
因此原本是两人的时光现在只剩下南珈蓝孤零零的一个人,竟让她产生回到过去的错觉。
“没想到你这么厉害啊。”
“这个剧本太精彩了,我们一定可以摘得第一名的金杯!”
“雨桐——”
肖雨桐娴熟的表演以及亲自创作的剧本很快赢得小伙伴们的夸赞原本肖雨桐与大家的隔阂也在热闹的气氛中消失不见。尤其是赵映心,恨不得直接抱住肖雨桐。
南珈蓝沮丧地低着头踢着路面上的小石子,小石子轻盈地落到新的地方又很快被飞起。虽然看到他终于被大家接受应该感到高兴然而此时此刻却是怅然若失,就仿佛一直抱在怀里的娃娃被人突然夺走,怀中空荡荡的。
南珈蓝回到家中,摊开肖雨桐借给她的关于珠穆朗玛的杂志,她盯着上边密密麻麻的小字以及旁边那高耸入云的珠峰,思绪却飘向远处。
不知过了多久,深紫色爬上天空,蔚蓝悄悄隐去,月亮登上舞台,而肖雨桐却没有回来。
南珈蓝有些焦急地望向窗外,夜色朦胧里的石板路让人需仔细一瞧也只隐约看到模糊的轮廓,她侧耳聆听,听那熟悉的脚步声响起然而只有令人窒息的死寂。
来了!她眼前一亮,爬上窗户微微探头,远处两个人影渐渐清晰。
是肖雨桐和赵映心。
南珈蓝呼吸一瞬间有些紊乱。
为什么这么晚他们还在一起?赵映心的家应该在相反方向才对,他们之前去做了什么?无数个想法像龙卷风一样席卷她的脑海,掀起巨大波浪,不知有意无意他们竟在她家前停住了。
“雨桐。”
赵映心发出南珈蓝从没有听过的轻柔声音似是亲昵地唤出肖雨桐的名字,印象里她总是扯着大嗓门粗鲁地呵斥,仿佛一点也不觉得累似的,哪有今天这般温柔轻语?
她向前探了探身,想要更加听清他们的谈话。
“我真的不用麻烦你,倒是你这么晚回去不安全吧?”肖雨桐语气满是无奈。
“我不怕!”赵映心连忙说道,“我只是……”
空气里渐渐有了一丝清淡的酒气,南珈蓝一闻就判断出这是毛酒的味道,一种泪镇自酿为数不多度数低的酒,味道清淡却有一点点甘甜,但是后劲却是十分强,人很容易就喝多。
难道肖雨桐喝酒了?
南珈蓝紧张地盯着下方。
肖雨桐可不会喝酒啊,他曾经调侃自己是一杯倒。
“你看你喝多了,又没有我熟悉地形,万一迷路怎么办?身为主人总得负责朋友们的安全吧?当然我希望我们不单单是朋友这种简单的关系,或许……我们可以升华一下?”
“我家就在不远处,你还是快些回去吧。”肖雨桐微醺,身体晃了晃,没有听清赵映心最后一句话,若是听到恐怕他会立刻推开猛然贴近他的赵映心吧。
“呀!小心点,你看你都站不稳了。”她假装惊呼道。
“我……”
“其实我喜欢你!”赵映心终于说出她的真正目的了,鼓足勇气趁对方醉酒之际表白,谁也不知道她的心是跳的多么快。
南珈蓝咬紧嘴唇,第一次眼底冒出了怒火。这么晚趁对
方不清醒告白,是想生米煮成熟饭么?她努力克制自己,反复劝诫自己赵映心是因为恐吓才会当上班级的头头,稳坐班长之位,孤立无援的自己绝不是她的对手,否则必是自取其辱!但是就像心爱的东西被人拿走对方却不满足想要向她索取更多,内心的愤怒如同火山里翻滚的岩浆,只需要一点点的动力就会喷发出来。
“对不起。”
许是微凉的徐凤让肖雨桐清醒了一些,他拒绝了。
南珈蓝内心的岩浆突然平静了。
“为什么!”赵映心刚才的温柔荡然无存,尖叫道。
刺耳的声音划破静谧的空气,不断回响。南珈蓝缩了缩头,担心会有人推窗查看,然而一切都正常,或许是大家正忙没工夫去理会因此这个小插曲很快就过去了。
“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南珈蓝突然失去了继续偷听的欲望,急急地缩回身,像是要逃避什么。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