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il0

/原创文备份,请勿抄袭灵感,否则诅咒你全家株连九族/
/谨慎关注,三次元忙,随缘更新/
/偶尔产同人粮,不过更多是窥屏吃粮,真香/
/圈名夫人,欢迎来勾搭,非诚勿扰/
【非常讨厌d5!!】
【张起灵,楚子航都是我老公(微笑)】

《听闻那年朗玛下了一场雨》

第二章
南珈蓝是一个特立独行的女孩,沉默寡言的她孤独地生活在自己的小小世界,身边的小伙伴们也不愿接近这个怪人。
泪镇少有的自给自足的经济模式导致镇民们自古便盘踞于此,花起花落,年复一年,竟没有一个人渴望踏出这里,走向外边广阔的世界一探究竟,或许是安逸的生活磨平了人的斗志。然而南珈蓝则是众人中的例外。
想去看日本的花海,法国的埃菲尔铁塔,美国的自由女神像,那些闻所闻问见所未见的新奇事物仿佛带有神奇的魔力深深吸引着她。
南珈蓝不明白为什么大家对她的想法一副如临大敌的态度,如果这些事物,例如叫汽车的工具引进泪镇,必将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伴随着繁荣与美好。
叮铃铃——
清脆的铃声响起,小伙伴们鱼贯而入,推推搡搡地走进教室,一片喧哗。南珈蓝还是出神地眺望远处,直刺天空的复古塔楼在低矮的木屋中突兀立起,那里既是河水的起点也是她的家。几只喜鹊在极速中倏地掠过,只留下延迟的叫声。微微向右瞄去,有一个红色木屋,那里是肖雨桐的家。没有白烟升起,他有没有起床呢?
一阵踩着木质地板所发出的沉闷脚步声越行越近,最后止步于她的身旁。
“珈蓝。”
原来是肖雨桐,比预想的时间要略晚,一直紧绷着脸的南珈蓝终于露出自清晨起第一个笑容。
“今天你又带来怎样的新东西呢?”她迫不及待地问道。
“圣山珠穆朗玛。”肖雨桐神色严肃,从书包里掏出一本相册,表皮虽然略显陈旧但也看出主人精心保存。他如捧着一件珍宝轻轻地放到南珈蓝面前。
映入眼帘的是一抹抹雪白,点点五颜六色装饰其中。一张张照片中那些穿着在南珈蓝眼里的怪异打扮,像一只只胖企鹅,让她忍俊不禁,即便脸蛋冻的红彤彤却仍掩盖不住浓浓笑意的男女们看着她。
“这是……”
“这些是攀登珠穆朗玛峰的登山员们,瞧,这是我父亲。”肖雨桐指向其中一张说道。
男子神色倒与肖雨桐有几分相似,尤其是那双闪着淡淡星光的眼睛跟他如出一撤。南珈蓝抚摸光滑的表面,指尖微微盖住男子棱角分明的脸,眼底满是温柔。
原来父亲是这个样子啊。
她不知道自己的亲生父亲长什么样子,叫什么名字又是做些什么。在父亲那页只有空白的记忆。莫名地她有些嫉妒肖雨桐,即使清楚他只是被自己迁怒,是无辜的然而却仍控制不了心中那黑暗的想法,至少……
“1916那年珠穆朗玛峰发生罕见的雪暴,无情地吞噬了许多登山者的宝贵生命,而父亲就是其中的一员,或许这些照片里的人也是相同的命运。直到现在搜寻队也没有找到父亲的尸体。”肖雨桐垂眸,神色伤感,语气低沉。
逝者不得现世的安宁是对其最大的不敬也是家属们所忌讳的。然而逝者如斯,想到父亲尸骨应该被松软的泥土所覆盖而不是深埋在冰冷的雪层日以继夜地忍受刺骨之寒等待有缘人的发现,肖雨桐眼中就饱含痛楚。
这么多年过去,肖母一直没有解开的心结。
南珈蓝也好似感同身受般心中有说不明道不白的难受和对刚才那龌龊想法的羞耻惭愧,酸涩的悲伤充斥着她那小小的心房,下意识地拽紧胸前的衣襟。
“将来我一定要攀登珠穆朗玛峰寻找父亲的尸骨。”肖雨桐坚定地说道,这是他一生深深的执念,只要一日不实现灵魂也永远不得安宁。
无论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母亲。
然而这条路必将坎坷艰辛,未知的变数埋藏在其中,或是福音亦或是灾祸。
“你一定可以的!”南珈蓝一反常态,激动地握住肖雨桐紧握的拳头铿锵有力地说道,眼角泛着红。
“谢谢你,珈蓝。”肖雨桐内心突然涌起一股强大的力量,它驱散了悲伤与痛苦,留下坚定和信心,而他所需做的只有耐心等候和不断学习来迎接运用这股力量的时候。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