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屠夫人

/原创文备份,请勿抄袭灵感,否则诅咒你全家株连九族/
/谨慎关注,三次元忙,随缘更新/
/偶尔产同人粮,不过更多是窥屏吃粮,真香/
/圈名夫人,欢迎来勾搭,非诚勿扰/
【张起灵,楚子航都是我老公(微笑)】

《听闻那年朗玛下了一场雨》

第一章
雨后清晨,薄雾弥漫,清脆谛鸣,淡淡芳香。
南珈蓝哼着小调撑起破旧的木船摇摇晃晃地向前划去,一圈圈波纹荡漾开来又融化于幽深的水中,岸旁一间间排列整齐的小木屋所耸立的烟囱开始升起袅袅白烟。
这里是泪镇,一个古色古香,犹如世外桃源般偏远小镇,而南珈蓝则是泪镇镇长的养女,今天受养父之托去迎接远道而来的客人。泪镇已经很多年没有外人来拜访了。
听闻客人们来自远方的大城市,身居弹丸之地的南珈蓝虽不知北京何地却清楚那里必是极好的。因此特意翻出压箱底的唯一一套漂亮旗袍,那可是她的宝贝,精心打扮后才敢出门,唯恐失了泪镇的脸面。
划到泪镇镇口,前方的一块千疮百孔的大石头周围空荡荡的,想必客人们还没有到因此南珈蓝绑好船只,坐到一边低头用手轻轻搅拌微凉的河水,静静等候。
肖雨桐从车中下来抬头便看到了一幅美景佳人之画。一名脸庞略显稚嫩然而却带着一丝不符合年龄的忧郁表情的女孩侧对低眸,一绺乌黑碎发随风飘动,像跳跃的小精灵让人手心发痒想要抓住。露出的手臂细长白嫩,洒出的颗颗水珠在阳光下闪闪发光,犹如水晶。身上穿着的淡蓝色旗袍既凸显了她苗条的身姿又能融入进身后的背景相衬托。
好一名美丽的女孩!
肖雨桐看呆了。
当女孩散发独有的宁静柔和的气息接近时,竟让他有些措手不及,竟一头跌进女孩那清澈的眼眸。
“夫人您好,我是镇长的女儿南珈蓝,特此前来迎接,想必这位是爱子吧?”女孩笑眯眯地说道,不由分说地拿起肖雨桐和母亲的行李,令他惊奇地是在这小小的身躯竟蕴含了巨大的力量,轻松便把十多斤的东西举起,面色如常。
待他们上船坐稳后南珈蓝才解开绳索悠悠地划动,并不多言语。只有肖雨桐母亲询问时她才回答,态度不卑不亢。或许南珈蓝的脾性符合肖母的口味,见多日愁眉的母亲露出一丝笑容,肖雨桐原本烦闷的心情也稍稍减轻,不免对南珈蓝多了几分好感。
上岸后南珈蓝将他们领进家中拜见养父后便匆匆离去,望着南珈蓝远去的背影肖雨桐心中不知为何有些失落,然而很快他便又看到了她。
即使养父特许请假一天然而认真的南珈蓝还是坚持按时完成功课,因此才着急地跑去学校,领完作业后再返回家中等待他们事毕。由于稍后要带他们熟悉小镇的环境南珈蓝趁着这一小段空闲时间哒哒地跑上二楼一个靠窗户的位置坐下,这样既能关注动向又能完成功课,南珈蓝摊开课本咬着铅笔陷入沉思。
肖雨桐从房间里走出来,背后母亲和镇长仍在交谈着,站在门口深吸一口气,湿气特有的清凉让人精神一振,他倚着墙仰头盯着斑驳发黄的屋檐发呆,过了一会一阵细微的敲打声从上方传来,一探头便看到正在做作业的南珈蓝。
正为一道数学题苦思冥想的南珈蓝略皱眉头,眼睛里闪着认真的光芒,小嘴无意识地微张,有时会烦躁地咬着铅笔,用手指把玩自己的碎发。这些小动作映入肖雨桐的眼中竟莫名感到有些可爱?可能是他的视线太过炽热,南珈蓝抬起头沿着视线望了过来。
“有什么事吗?”她放下铅笔。
“啊,我叫肖雨桐。”肖雨桐牛不对马嘴地回答,然后意识到自己的失误脸竟肉眼可见地脸红了起来。
南珈蓝不由地笑出了声。
“原来你叫肖雨桐啊,倒是一个好听的名字。”
“你在做什么?”
“我在做数学作业,”南珈蓝晃了晃手中的作业本道,“只是有道题我一直解不出来。”有些气恼地低下头。
“或许我能把它算出来。”肖雨桐自信地说,毕竟他曾经是北京市奥数竞赛第一名。
“太好了!真是谢谢你。”南珈蓝露出了笑容。
肖雨桐上到二楼,上面零零落落地排放木桌和木椅,墙角摆满了落满灰尘的瓶瓶罐罐,有的已有些破损。南珈蓝拍拍身旁的空位示意他坐到这里。
原来和自己同年级啊,肖雨桐扫了扫练习册上的题暗想,看到南珈蓝用红笔标注的地方了然一笑,这道题他早已做过自然也知道解法。为了能让南珈蓝听懂他选了一种较简单的方法说明。
南珈蓝耐心地听着,一边点头一边脑海不断回忆演算。待肖雨桐语毕南珈蓝兴奋地说道:“我终于明白了!你真是太厉害了。”语气满是敬佩。
“小菜一碟啦,你有不明白的地方都可以来找我哦。”肖雨桐看着面前因为成功解开题而开心的女孩也不由地露出了微笑。
“真的?”南珈蓝握住肖雨桐的手问道。
“恩。”
感受到手中温热的触感,一股酥酥麻麻的感觉流进他的心中,那颗跳跃的心脏虽然对这位陌生的来客满是好奇但仍欣然接受。
听到楼上传来孩子们的欢声笑语,镇长摸了摸稀疏的胡子欣慰地点了点头。
“看来他们能成为好朋友啊。”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