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il0

/原创文备份,请勿抄袭灵感,否则诅咒你全家株连九族/
/谨慎关注,三次元忙,随缘更新/
/偶尔产同人粮,不过更多是窥屏吃粮,真香/
/圈名夫人,欢迎来勾搭,非诚勿扰/
【非常讨厌d5!!】
【张起灵,楚子航都是我老公(微笑)】

《珠穆朗玛的洗礼》第五章

第五章 奇怪的预言
一个身强体壮,适应高海拔气候的徒步者可以在短时间内走到海拔5200米的珠峰大本营,但是冒险顾问公司的大多数队员都是从海平面上来,需要一定的训练来逐步适应渐渐稀薄的空气。
在南切巴扎适应以后大家继续赶路前往大本营,乔恩在离开村子时环顾四周,想要将壮美的景致深深刻印在脑海里:脚底下的杜德科西河在暗处泛着微光,像一条蜿蜒的银色沙带将周围的岩床切开了一道深深的缝隙;头顶的阿玛达布拉姆峰熠熠生辉的巨大峰尖俯视着整个山,犹如幽灵一般,不过像通常看到的景象一样,一缕凝结的水汽张冰冻的烟雾从山顶向水平方向飘动,仿佛昭示着喷涌而出的风暴。
峰顶看上去是如此的寒冷,高耸又遥不可及,竟令乔恩陷入不安和巨大的恐惧的情绪之中并忐忑地继续前进。
下午,杨觉夫妇与乔恩到达孔布地区最大也是最重要的佛教寺院腾波切,一位夏尔巴人崇巴邀请他们去拜见仁波切—即活佛的意思。
“全尼泊尔喇嘛的首领,一位非常神圣的人物。他昨天才结束了很长时间的无声修行,并且还有预知能力,能测登山者的凶吉,倘若是有缘人或许他还会告诉你躲避的方法。因此你们作为第一批客人可以说是非常吉利的。”李耘竹介绍道。
乔恩注意到站在队前的霍尔神色有些异常,刚想询问只见李耘竹将手指放到嘴唇上示意他不要说话,再给崇巴支付100卢比买哈达后他们进入寺庙。
一位身材矮小,头顶发亮,胖乎乎的男人盘腿坐在一个织锦的垫子上,身上裹着勃勃艮第红葡萄酒颜色的长袍。他看起来又苍老又疲倦,崇巴向他虔诚地鞠躬并用夏尔巴语言和他简单耳语了两句,然后示意我们走上前来。
“愿老天开恩,保佑你们平安。”仁波切一边祝福一边将他们买的哈达挂在他们的脖子上。
在这位前世高僧转世面前,大家都有些坐立不安,唯恐自己有半点差池犯下不可饶恕的错误,在仁波切讲述他访问美国的故事后要离开时大家明显松了一口气。
“这几位施主请留下。”仁波切突然说道。
乔恩看到霍尔不安的神情更加明显,他擦擦头将其他队员送到外面等候。
被留下来的是乔恩,杨觉夫妇,李耘竹和霍尔。
“大师,您有什么预言么?”霍尔紧张地问道。
乔恩和杨觉夫妇奇怪地看了一眼霍尔,不明白他为什么反应这么大,而李耘竹则面色如常,带着微笑站在最后面。
“是的,请几位从筒里抽签吧,上边将预示你们不久的命运。”仁波切回答,将不远处的筒放到他们面前。
当听到肯定答复的刹那霍尔脸色兀地变的苍白,他深深吸了一口气,用颤抖的手从筒里拿出了一根,其余人也相继抽出。
杨觉看了看手中的签,上面写有绿色的生和红色的死,他瞧瞧妻子手中的签,是绿色的生,乔恩和李耘竹的也是绿色的生,和妻子一样。
“这有什么好看的。”霍尔干笑道,“是绿色的生啦。”不等杨觉等人仔细看清他手中的签霍尔飞快地将签放回筒中。
仁波切只是笑而不语。
“如果你的签有一死一生说明你的命运还未确定,还有改变的机会,死代表你不久后会死亡生反之,所以你们近期若是有高危险的活动还是尽快停止吧。”仁波切说道,似是有意无意瞟了霍尔一眼。
霍尔身体一僵。
“一定要坚定自己的内心,不要被幻觉蒙蔽了双眼,挚爱之人既可以拯救你也可以毁灭你,一切都要看她的意愿啊。”
杨觉是最后一个离开的,当他推开门时仁波切突然在他背后说道。
“您,说什么?”杨觉立刻回头看向仁波切,迟疑地问道。
仁波切只是闭眼打坐,不再回应。
真是奇怪的话啊,杨觉心里暗暗想道。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