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屠夫人

/原创文备份,请勿抄袭灵感,否则诅咒你全家株连九族/
/谨慎关注,三次元忙,随缘更新/
/偶尔产同人粮,不过更多是窥屏吃粮,真香/
/圈名夫人,欢迎来勾搭,非诚勿扰/
【张起灵,楚子航都是我老公(微笑)】

勿忘国耻,振兴中华

好哒好哒,没问题当然没问题,乐意至极!!!

SUMMERS:

薛定谔的布鲁喵:

好的好的好的好的好的好的好的好的

转载自:爱上山的小猴子

置顶【重要】

圈名夫人,如果羞涩的话叫其他名字也可以不过叫夫人会好感度快速上升ԅ(¯ㅂ¯ԅ)
食用cp(好多,想到哪写到哪吧)
提前预警:自带讨厌男主角和女主角,通常配角冷角色才是我的菜定律,但是偶尔会失效。
喜欢的角色默认为是受方,但是偶尔会失效。
【我的英雄学院】
只吃all爆豪胜己。
极度讨厌绿谷出久和丽谷御茶子!!!别让我看到。
【凹凸世界】
只吃雷安,all安和all瑞。
极度讨厌金和安雷!!!!别让我看到。
【火影忍者】
只吃all我爱罗,all天天和卡和
极度讨厌鸣人,雏田和小樱!!!!!
【死神】
只吃小白,他是天使!
极度讨厌小白的青梅竹马!!!!我要杀了她!别拦我!
【镇魂】
只吃巍澜。
雷点鬼面和沈巍骨科组【沈巍只能属于赵云澜,亲弟弟也不行谢谢】
【魔师道祖】
只吃all澄!
极度讨厌魏无羡!!!为什么要他是主角啊!!
【sci】
all鼠
【狄仁杰系列】
all芳
【包拯系列】
all策
————我是可爱的分割线————
欧美漫画,欧美动漫,日本漫画,日本动漫。
恐怖片,科幻片最爱。
总之涉猎广泛,如果真要列举太多了所以就略过,基本没有雷区,但是……
【绿红】【虫绿】【冬叉】这三对不可拆!!!
尤其是【贱虫】【铁虫】我真是太讨厌了!!!过激!
闪电侠只能是绿灯侠的。
彼得只能是哈利的。
冬兵只能是交叉骨的。
谢谢。
————我是可爱的分割线,接下来才是【重点】———
夫人是中度腐女,对于言情向也是会有喜欢的,只是很少谢谢,套路单一审美疲劳so我跳入腐海竟再也没有回到陆地的机会,5555,百合向也可以接受。
夫人热爱祖国,对于不尊重历史的人会毫不犹豫喷过去,这是夫人的底线!!!!!!!!(划重点)不尊重历史的人请你滚出中国谢谢,就算你si我都会双手赞成,快去吧!!!!用不用我踹一脚帮你一下?
————最后的分割线————
所以截到你们雷点的小伙伴们请赶快取关吧~
就酱紫~

我的天,所以疯狗咬了会疼,可惜不能拿着刀顺着网线砍过去

天生我材必有用:

熠玄零宸、[暂退]:

饮风:

ε elf з:

求求各位扩散出去!
已经有太太进监狱了!
请大家在所在软件上扩散!
求求各位扩一下!
太太们保护好自己!
这辈子第一次这么急!

大家去看评论,侮辱历史那是逆鳞,是每个中国人都不应该去做的事,忘恩负义,白眼狼就是用来形容这种恶心人,也是国家学校宣传不够再加上一帮智障父母就诞生这种人,这种人就应该以后上破学校,婚姻不幸福,挣不了钱,最后孤独终老,死后下地狱不得投胎!!!!

TUKO:

可能是打算躲一阵子再冒出来呢,毕竟是听从了好朋友的建议不是吗😊各位小心点这个小婊子别被她抄了

泉魁家的金银花:

这是各位今天逼我的事情。

2333

海盐味祁逸·勇忠真好嗑:

完全没错了靠!!!!!
(等等我不是太太。)

丶時雨:

真的是这样了
emmmm虽然就我这图力根本就不好意思求赞什么的……

犯病C(开学不定时更新):

没毛病hhh

熬煮黑洛酱:

一点粮圈观察,不一定对


哦对了,@维鲁斯特 ←这是我的微博,欢迎各位来找我唠嗑!

清了一波画师好友,有的时间长了忘了之前约的图是哪个看空间是锁的就删了,只留下两个决定不出意外以后就约了,正在寻找兽设画师,头像是不用担心了,全身和q版再说吧,我也好想约啊可惜不开学没生活费,写小说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投稿成功的,唉,慢慢来吧,如果投稿成功稿费我立刻就去约画师否则就只能从生活费挤了,嘤嘤嘤(ಥ_ಥ)

一样的涂鸦,都是医生小天使,嘿嘿嘿(º﹃º )

《偷睡眠者》原创,请勿抄袭

锲子
谁从孩子的眼里把睡眠偷了去呢?
当妈妈回来时,她看见孩子四肢着地地在屋里爬着。
我一定要知道,我一定要找到她,只要我能捉住她,怕不会给她一顿好教训!
我要闯入她的巢穴,看她把所有偷来的睡眠藏在什么地方。
我要把它都夺了来,带回家去。
当黄昏,孩子们都坐在妈妈的膝上时,夜鸟便会讥笑地在她耳边说——
“你现在还想偷谁的睡眠呢?”
——《新月集》第四篇
第一章
最近Y市的市民可有些人心惶惶,尤其是学生们,都顶着浓浓黑眼圈来上学,宁愿在教室小憩一会也不愿在家里多睡,只因三个星期以来发生的多起’偷睡眠’案件。
午休时间,操场空无一人,教学楼弥漫着安静祥和的气氛,每一间教室同学们都在争分夺秒地补眠,就连那些通常趁午休抓紧学习的学霸们都安静地趴在书桌上沉睡,书页散乱着。突然一阵窸窣地脚步声响起,只见周芸小心翼翼地探头蹑手蹑脚地溜进走廊,直奔不远处的楼梯口。
光耀中学的学生会是众多中学之间的传奇,不仅仅它是唯一有中学设立更重要的是传闻无论是外校还是本校任何同学只要遇到难以解决的问题都可以前来寻求帮助,哪怕是’科学无法解释’的事情,尽管众说纷纭但是周芸还是敲开顶层画着一个黑色六芒星的朱红色大门。
“欢迎你,高一一班周芸同学,我是学生会会长姚希仁。”
“你,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周芸一边吃惊地看向坐在窗边的女孩。
“只要是本校的学生我都知道。”姚希仁骄傲地回答,“那么周芸同学有什么问题想要寻求帮助呢?”
“会长我——”
“叫我学姐就好,我比你们大不了多少。”姚希仁示意周芸放松。
“我想拜托学姐救救我的好朋友。”周芸诚恳地说道,“她叫钱梦瑶,是’偷睡眠’事件最近的一位受害者。”
一张照片推到姚希仁的眼前,一名面容消瘦,头发枯槁的少女坐在病床上,狰狞的伤痕布满只剩下黑黝黝空洞的双眼,令人心惊。
“最近你们一定过得很辛苦吧?”姚希仁默不作声地将照片收起来,转移话题道。
“没错。”周芸担忧地叹了一口气说,“我们都不敢在家中睡觉,生怕下一位受害者会是自己,现在大家都只能集中精神学习以外没力气干其他事情了。”她真怀念以前熙熙攘攘的校园,而不是现在的死气沉沉。
“既然关系到同学们,学生会绝对不会坐视不管!周芸同学请放心,我们一定会救你的朋友并且还要抓住凶手!”姚希仁信心满满地拍拍胸脯道。
“谢,谢谢!”
当朱红色大门关上时周芸才反应过来,自己貌似还没详细说明好朋友的状况但是……看学姐样子就好像已经知道了一切,她犹豫一下还是转身离开,被冠以传奇的学生会一定有过人之处,而她唯一能做的只有静静等待。
第二章
“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待门外的脚步声消失后姚希仁忍不住笑出声来,多日积攒的压力也顿时消散了不少,周芸不会知道其实学生会早已调查‘偷睡眠’事件但是苦于凶手的特殊性而一直没有进展,而她的照片则恰巧提供了重要线索。
这时一个人影轮廓突然模糊地显现出来,待完全清晰时一名清秀的男孩赫然出现在角落,身上穿着光耀中学的校服。
“哥哥!”姚希仁似有感应地抬头,看到男孩并没有露出惊恐之色反而高兴地叫道,而桌上的手机也突然放出一段愉悦的音乐。
“看样子案件的瓶颈突破了。”姚杰温柔地看向一脸喜色的妹妹说道。
“你看,钱梦瑶身旁这个病床上躺着的少女。”姚希仁指向照片的一角兴奋地说道,“有一股黑气盘踞于她的面门,仿佛在维持着什么,一定有恶灵存在,我有预感案件的根源在她的身上。”
“这次凶手可不好对付,不存在于现实,流窜于虚拟梦境,传统方法根本无法奏效,而且一旦失误就永远不能醒来。”手机传来机械女音提醒道。
“放心,梦境也是我的主场,况且我还有秘密武器。”姚希仁神秘地说。
姚杰无声地搭上姚希仁的肩膀,而姚希仁安慰似地拍了拍哥哥的手。
“时间多浪费一秒就有出现受害者的可能,钱梦瑶和少女的资料已保存于文件中,请尽早行动。”
“Yes sir!”
姚昔仁站在远处,看着墙壁斑驳的医院镶嵌着一扇扇小窗户可以窥见穿着白色褂子正穿梭于病床之间不停地忙碌的护士们,‘偷睡眠’事件发生后为了保护受害者市长特意安排偏僻之处以便静养。她拿着一个水果篮子径直走向医院大门,推开vip病房,放置的两个床位周围整整齐齐地摆放些生活用品,推开的窗户微风吹进使淡淡花香扑面而来,一名中年女子正坐在钱梦瑶身边。
“阿姨你好,我是周芸的朋友,她有事所以拜托我前来看望。”姚昔仁说出准备好的措辞,一边不动声色地看向旁边正盖着被子侧身睡觉的女孩。
“真是太感谢你了。”中年女子连忙起身说道。
“阿姨,我想和梦瑶单独谈谈可以么?”
“当然可以。”中年女子立刻答应,欣慰地看了看她离开了。
“你好,钱梦瑶同学。”
“你不是周芸的朋友。”钱梦瑶淡淡地说。
“你怎么知道?
“周芸只有我这一个朋友,你是记者?对于‘偷睡眠’案件我知道的都告诉你们了。”钱梦瑶冷冷地说,“还是你们觉得素材不够不足以成为爆料?”
面对钱梦瑶的敌意姚昔仁笑了,解释道“你说的没错,我的确不是周芸同学的朋友但是也不是记者,你误会了,我是光耀中学学生会会长姚昔仁。”
“学生会会长?!”钱梦瑶语气有些变化。
“周芸同学拜托我救救你,我是来帮助你的。”
“救我?”钱梦瑶双手抚摸空洞的双眼苦笑道,“我这个样子已经无药可救了,况且我又能挺多久呢?。”她摸索着打开抽屉,里面堆满了裂口的咖啡袋,些许粉末撒了出来。“已经有一部分人疯掉了,若不是护士们严加监管,经验丰富否则早就‘出一些事故’了。”
“请不要灰心!”姚昔仁握住钱梦瑶瘦弱的手说,“我们一定抓住凶手,将眼睛物归原主!”
“眼睛怎么还呢?现在警方连凶手的线索都没有。”钱梦瑶摇摇头。
“因为凶手并不是人,警察怎么可能会找到呢?”姚昔仁坐到旁边的凳子上,压低声音说道, “在这个世界上存在一种未知能量体,若不附身于实体人类根本看不到,我们称呼它们为‘灵’,它们随着时间推移逐渐分化形成不同种类,并且受人类社会的影响出现了‘善灵’和‘恶灵’。”
“那凶手就是恶灵?”钱梦瑶有些不敢相信。
“没错,它属于眠灵,存在于人的梦境,看你们的症状它应该是以人眼为媒介获取能量,而你们的睡眠正是它能量源泉。当然如果人类和恶灵呆久了会受到负能量的影响身体逐渐衰竭,最后当生命力被恶灵都吸走时——”
“会失去生命?”钱梦瑶惊呼道。
“没错,恶灵本身就自动吸收周身生物生命力,这不是它所能控制得了的。”
钱梦瑶不甘地握紧双手,然后坚定地对姚昔仁说道“会长,我会配合你的调查,请务必抓住作恶的眠灵!恶灵附身于的那个人性命也岌岌可危!”
“当然,这也是我们职责所在,希望凶手能良心发现,主动自首,毕竟学生们可都是无辜者却遭受惨遇,他们父母得多心急如焚?对自己也是百害而无利。”姚昔仁意有所指地暗示道,将联系方式告诉钱梦瑶后没多久便离开了。
第三章
“夏夕颜,严重郁抑症患者,已入院三个多星期。”
从医院回来不久姚希仁就通过钱梦瑶知道了女孩的名字立刻拜托人工智能’夫人’将有关她所有档案都调了出来,一篇篇资料被姚希仁飞快翻过,以惊人的速度阅读完毕。
姚希仁合上书时’夫人‘突然问道:“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
“已经打草惊蛇就守株待兔。”姚希仁拿起手机淡淡地说,她拜托钱梦瑶密切关注夏夕颜的动向,一旦有异状就立刻通知她。
“我想周芸不用太担心她的好朋友了。”姚希仁拨通周芸的电话号码,准备告诉她这个好消息,然而——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是空号。”
姚希仁脸色一变。
“怎么会,夫人你是不是找错了?”
“不可能!你是在质疑我的能力么?”刺耳的机械女音从手机大声传来,震得姚希仁不得不离远些,免得耳朵失聪,‘夫人’气愤地连声音都有些失真,“周芸档案就是如此!”
“周芸?她已经很久没来上学了……”
姚希仁站在高一一班门口,堵住一名男生问时男生有些吞吞吐吐地回答,眼神闪躲,在威逼利诱下男生才吐出实情,周芸其实已经出了意外,而他碰巧目睹了一部分,但是警方一直没有动静他也就没放在心上,至于周芸最后到底如何他也不太清楚。
“这个钱梦瑶和周芸,”男孩被她难看的脸色吓得落荒而逃,“果然有事瞒着我。”
“看来凶手要行动了。”姚杰突然出现,担忧地说。
“呵,终于忍不住了么。” 姚希仁冷笑道。
漆黑的夜晚,点缀着点点繁星,皎洁的月亮清晰地挂在浓墨般的天空,撒下片片月光,正是静谧之时,危险也悄然而至。
一道鬼鬼祟祟的身影出现在医院门前,好像背着沉重东西似地驼着腰,向远处几乎望不到轮廓的小道走去。
“周,芸,同,学。”一束手电筒发出的灯光突然在小道尽头,一张可怖的脸露出来吓得人影尖叫一声,跌坐到地上又猛然跳起。
“学,学姐。”周芸磕磕巴巴地说道,一边试图挡住身后可是显然为时已晚。
“好啊,带着病人出逃,这不是夏夕颜么?你想带她做什么?”姚希仁严厉地问道,一边推开周芸查看夏夕颜的情况,还好她只是睡着了。
为了不惊扰巡逻的护士姚希仁将夏夕颜扶上床,一边让钱梦瑶点起小灯,周芸有些坐立不安地低头不语。
“发生了什么?你是谁?”夏夕颜被动作惊醒,看着眼前出现的陌生人有些茫然地问道。
“我是光耀中学的学生会长姚希仁。”
“感觉有点耳熟,但是却想不起来在哪里听到过。”。
“或许有谁提起过我们吧。”姚希仁没在意地耸了耸肩然后开门见山地问道,“请问关于‘偷睡眠’事件你知道多少?”
“你,你问这个干什么……”夏夕颜有些支支吾吾地说道,低头回避姚希仁审视的目光。
这在姚希仁看来正是心虚的表现,她心里更加肯定夏夕颜跟‘偷睡眠’事件有不可推托的联系,或许夏夕颜身上的恶灵就是元凶,是一切事情的因。
“又或者说你和周芸,钱梦瑶一起有事瞒着我吧?别以为我一无所知。”姚希仁眯起眼冷冷地说道,暗示自己掌握重要信息。
“我?”这次轮到钱梦瑶吃惊了,她凭着声源往右看去疑惑地问道,“我和周芸根本不认识夏夕颜啊?”
“那你知不知道刚才周芸偷偷将夏夕颜带出医院,若不是我碰巧遇到拦下否则她们不知道要跑到哪里。”
“你怎么可以——”夏夕颜一脸复杂地看向周芸,而周芸还是一言不发,没有解释。
“周芸,你为什么要这么做?”钱梦瑶不敢相信地问道。
两人的反应让姚希仁察觉事情出了差错,她本以为她们是联手隐瞒自己,只怕是阻止自己抓住恶灵亦或是伤到周芸,不管哪种原因都一定将三人串联在了一起,现在看来周芸才是关键,她才是将两根互不相干的两条线连接起来的人。
“夜店可不是学生该去的地方,尤其还结伴而行,一旦起冲突万一有人先逃走,那被抛弃的伙伴会怎么样呢?钱梦瑶同学。”姚希仁先从一方下手。
钱梦瑶咬紧嘴唇最后竟有些哽咽地说道:“我,我只是好奇,平时父母管教严格我根本没有玩乐的时间,又怕一个人不安全才拉上周芸陪我,但是谁知道会有一帮混混前来骚扰,周芸看不惯他们欺负我就争吵了起来,看到她被一个混混用啤酒瓶闷头倒地,流出的血让我当时脑袋一片空白,我太害怕就趁乱跑走了,也不敢回去……”
“你可以报警。”
“如果警察知道了一定会告诉父母,父母会打死我的,尤其是父亲。”钱梦瑶不禁身体哆嗦了一下,声音颤抖,“我安慰自己或许当时有好心人会救她,她不会有事,但后来我去她家打探消息却得知周芸失踪,我找遍所有可能的地方都一无所获,本以为我再也没有道歉的机会没想到当我入院治疗时却能再次听到她的声音。”
钱梦瑶带着强烈的后悔之情将真相说了出来,脸上盛满痛苦,可见抛弃朋友让她此后遭受了多大的心理折磨,但语中的哽咽又说明她能重见朋友是多么的欢喜。
第四章
“原来她是这么出事的啊。”夏夕颜叹了一口气道。
“你,你知道?”钱梦瑶有些急切地问道,因为身子太往右倾差一点从床上掉下来,还是姚希仁眼疾手快扶了她一把。
“周芸第一次出现在病房我就看出来她并不是人类,一直徘徊于你的身旁,一旦有人过来就会立刻消失,待没人时便又会出现,有时候还主动跟我聊天,拜托我多照顾一下她的好朋友。”
“亡灵,已逝之人的灵魂,通常只能在世间存在三日,且不说你是怎么做到这么久不消失,我居然没有看出来你的身份,一定有‘灵’在帮助你吧?它是谁?”姚希仁逼问周芸,又转头端详夏夕颜一会,“资料说明你是失眠型抑郁症患者,但是现在看竟比入院时还要精神,我比较好奇你是如何做到的。”
夏夕颜苦笑道:“只是睡眠充足了些而已,心病哪有这么容易治愈呢?但是……”
“但是?”
夏夕颜闭眼仿佛在挣扎着什么最后睁眼时决然地看向姚希仁,周芸看着眼睛透亮的夏夕颜心一惊,竟忍不住低声叫道:“夕颜!”
夏夕颜轻轻地摇了摇头,周芸只能咬紧嘴唇,欲言又止,钱梦瑶一脸茫然,失去视力的她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本能地感觉到气氛的凝重而紧张起来。
“我想眠灵在母亲身上。”夏夕颜说道,“之前我饱受折磨郁郁寡欢,突然有一天母亲告诉她有办法治好我的病,第二天开始我发现我的入睡时间越来越长,尽管会梦到许多陌生人,但精神倒恢复了不少,所以当我看到新闻时才知道梦中的陌生人都是受害者们。”
“果然,你面门的一团黑气就是眠灵传输的能量,没想到你居然能察觉出来。”
“这两者的联系不是碰巧可以说得通,当我看到周芸再听到你们之前的对话才确信凶手真的不是人,周芸担心眠灵知道藏身之处被发现做出危害我和母亲的行为,早就劝我们离开Y市,但我认为逃跑是毫无效果的,只要做梦眠灵随时都有可能出现就拒绝了,恐怕她是太心急才做出这种冒失的行为。
“所以你也是迫不得已才寻求我的帮助,又怕被眠灵察觉找借口引我前去吧。”虽然是疑问句但姚希仁却以肯定的语气说道。
“是的,我无法反抗它,这是唯一办法。” 周芸说道,她的力量跟眠灵相比太过弱小,她只能借助其他强大的力量才能保护朋友。
“这是我家地址,答应我不要伤害母亲。”夏夕颜眼睛有些湿润地看着姚希仁恳求道。
“我答应你。”姚希仁庄重地说道。
姚希仁在监视死角翻过墙,避开保安的巡逻飞快地前进,过了一会便跳进了夏夕颜的家中,戴上特殊眼镜在黑暗中避开障碍物悄然搜索着。
“这间房间居然按上了电子锁,一定有问题。”姚希仁站在一个房间前转转门把手说道,“‘夫人’,靠你了。”
过了几分钟电子锁发出轻微的咔嚓声,姚希仁警惕地看向卧室,见没事后才进去。
一排排书架上摆满了泡着不明液体的玻璃瓶子,一股福尔马林的味道令姚希仁忍不住捂住鼻,仔细一看里边的东西竟让她低呼一声。
“既然已经找到眠灵,赶紧解决掉它。”‘夫人’命令道。
“好。”姚希仁小声应道,准备出去时头顶上的灯突然亮起。
“你是谁!”一名中年女子穿着睡袍站在门口,手还停留在开关处微微颤抖,震惊又害怕地问道,瞪大着眼睛。
“您好,我不是坏人,我是夏夕颜的朋友。”姚希仁连忙举手示意自己没有恶意,心里却责备自己的疏忽大意。
“果然它说的对否则我还不知道会有小偷溜进我丈夫的书房。”可能见只是一个小姑娘女子脸上略为放松但还是保持着警惕。
“它?是眠灵在梦里告诉你吧。”姚希仁说道,“我正是为了它而来。”
“你在说什么?”
“最近发生的‘偷睡眠’事件元凶就是它,存在于梦境的它对于睡眠可谓是得心应手,恐怕您为了救自己的女儿和它做了交易但您可曾想过夏夕颜的命其实是建立在许多无辜人身上!更重要的是恶灵表面满足的您的愿望实则会慢慢吞噬其生命力,不信您可以去医院检查,看器官已经衰竭到什么程度!”姚希仁呵斥道。
“不,不可能!”女子下意识地否认看向书架却有一瞬间的恍惚,再睁眼一看竟吓得一身冷汗,书消失不见出现的却是装满器官的瓶瓶罐罐,姚希仁的出现打破了眠灵的幻术。
“怎么会这样。”女子跌坐在地上,许是察觉自己的记忆出现了问题,联想之前身体的状况明白了过来。
“只是眠灵利用您救女心切操纵您去行坏事,您也是受害者罢了。”姚希仁安慰道。
“我知道‘偷睡眠’事件,担心凶手会伤害到我的女儿还曾想过如果让我抓到它定会为那些学生狠狠收拾一顿,但讽此的是自己才是凶手,在我不经意之间竟伤害了那么多人,真知如此我宁可再找其他办法救我的女儿也不愿牺牲他人为代价换来女儿的痊愈。”女子掩面哭泣道。
“剩下的就交给我吧。”姚希仁扶起女子轻声说道,扶女子回到卧室。
多日后。
惊动Y市的‘偷睡眠’事件渐渐平息,那些失去双眼的学生们都恢复正常重返校园,大家终于可以安心睡觉了。
夏夕颜办理了出院手续,她说经历了这件事无论为了母亲还是自己都要乐观面对生活,获得属于自己的幸福,而不是终日在医院颓废。
钱梦瑶打开了心结,每年都会去周芸的墓中探望,待上好几个小时,诉说生活中琐事,就好像周芸还陪伴自己的身边。
而姚希仁,继续坐在学生会办公室等待下一位学生。

挂个店铺

ScarletBC:

请帮转,朔安真的是用爱为嘉瑞发电了,两边都认识其实我也挺为难


朔安°Starfish:



挂一家店铺 @前方列车即将到站  @花谢城外谁堪怜




希望你们能够把莫名其妙少了的五六百元钱补全还我,还有那28对据说是【大佬跳车退货】的吧唧也快点还给我,我暂时不打tag,也不发长文章言词激烈地批评你们,我先在我的个人lof上艾特你们,给你们提个醒,拖欠近两个月,我不想再和你们浪费时间了。




我和我的亲友们出本&出谷子再不会用你们,而且我出本是你先来找我的,好自为之。




如果今晚我还得不到任何你们的回复,我只好挂tag&艾特各位亲友&截图挂你们,然后各路我认识的排版印厂也会知道这件事情,那时候我将真正把你们给我挂的【抹黑店铺声誉】的罪名坐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