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il0

/原创文备份,请勿抄袭灵感,否则诅咒你全家株连九族/
/谨慎关注,三次元忙,随缘更新/
/偶尔产同人粮,不过更多是窥屏吃粮,真香/
/圈名夫人,欢迎来勾搭,非诚勿扰/

请不要捏造事实好吧

朱一龙:

这是我有史以来第一次想骂人,放你妈的狗屁,这叫误会,呵呵😊。到底是谁在群里做卧底?谁给白凉如月通风报信的?你他妈的给老子说清楚😠。在小五把白凉挂了不久,你就在群外申请了进群。恰巧当天正好来了一张群外截图,当天只有你一个人申请,解释!然后我又把你放进了我的群里,结果我的群又被他们给挂了,你也再给我个解释。再然后你就进入了威斯伍德的群,然后他的群也被挂了,解释!做人别他妈不要脸行吗?你的脸皮简直厚到了一种程度,司徒诗鱼🐠! @千年空城大号炸了


前后换了五六个号来骚扰我,你还真他妈牛逼了,我的微信都能被你给找着。替我问候令堂,她没教过你什么叫做廉耻吗?(┯_┯)一点廉耻之心都没有。你被挂没有我不关心,你他妈的不要骚扰我以及其他几位太太好吗?


我说了兔区,谁知道是人是鬼?至于你被小笼包挂了,事情别他妈捏造事实好吗?有事往他们身上推,你也是牛逼。这样子,别人就查不出来吗?当天没有任何一个人黑你,也没有任何人挂你谢谢😊。你是要我把那几个姐妹叫过来求证吗?


我没有骂人,我骂的不是人!!最后再强调一遍,我退圈了,不要来烦我,你们那事我不想管。那个微信号原来是我男朋友的,如果不是我和他把微信号换了的话,你难道还要去骚扰他吗?自己在想征求别人原谅的同时,想想自己做了啥好吧!(눈_눈)别他妈在这里给我装白莲花,你很委屈吗?不好意思,我一阵恶寒,,Ծ^Ծ,,。

我自挂东南枝,刀枝聚聚出来扯皮

量子力学好难:

 @刀枝🌸 喜欢她的最好别看,人设崩坏警告⚠️⚠️另外我不强求站队,不想参与的可以不鸟我。
 


首先我要说的是,有人来劝我好聚好散,说你因为三次原因所以怎么样怎么样。
 


但我觉得跟这事没关系,因为从始至终,在我小号嘈你之后,我们四次QQ聊天,都是你来找我,因为各种各样的事来找我,我也想好聚好散,但我现在不想了,我装孙子装得也够久了,现在我们就来把这是捋捋,别来什么“清者自清”,说得像是我在抹黑你似的。
 
 


▲此事的起因是我先嘈,对于这个事我也已经道过谦,先撩先贱,我嘈他的大意是:
 


文笔过于华丽导致油腻,满屏温柔氤氲风月缱绻。


因为“焦虑症”咬手指等等发lof,还跟着字一起发进tag里,字丑这件事我当时没说。


还有发表“保姆级手把手教你如何把文笔变得高大上/让文字变得温柔”等一系列误人子弟的傻逼“经验指导”。


包括关于一些事的推锅甩锅行为,让我对他的印象从开始的“温柔人设”变成了一团糟。
 


等等,我记不太清了,也没多少截图。
 



我还跟朋友在我嘈的博的评论区学他语气了,“风月人间”等词语泛滥,这样。
 
 


我给他打赏,是什么原因大家也应该清楚,大家以前还不都是朋友,我也有想过刷到他打赏榜第一 
 


我后悔了。
 
 


或许你会说,这都什么时候的事了,还拿出来说。


那我告诉你,你的刀枝太太因为这事快搞我一个月了,连着四次由于不同的分支原因来找我,最后都要切入主题,我随便发个什么有攻击性的文字,都要来找我。
 


对不起,你没那么重要,我也不是。此话原封不动还你。
 


玩个同人,还来跟我扯家庭情况不好,家里有事怎么样怎么样,有意思吗?你不好我们就得全部依着你?你高三了,醒醒。
 


家庭条件是块砖,哪里需要往哪儿搬。
 
 


▲我嘈他以后,她还没来找我,发了个“我退圈,满意了吧。”博客,我还以为是真的,当时还有一点点愧疚,先嘈的事是我不对,让人退圈了还真过意不去。但之后,她连发几条博,大意是我说的都是屁话,我就是戴有色眼镜看她了一类的话。



 
 


但我当时没说话,被人这么嘈了,发脾气也是人之常情,生气就气吧,说不准挂了我骂我一通也好。
 


但令我匪夷所思的来了,她第一次找我私信,就是这次。
 


记录我找不回来了,我记得我语气好像非常弟弟,就是十分卑微,什么对不起抱歉我不该开小号嘈你之类都翻来覆去说了很多遍,当时应该还是有几句是真心的,但我现在想起,还真很恶心当时的自己。
 


就算我这么说了,讨厌她终究是讨厌她。
 
 


▲接下来是第二次。
 


起因是她跟她朋友念慈,怀疑我小号还在发骂她的话,于是开了个小号来私信我试探我,我不清楚她们的脑回路,她们用来试探我的那件事非常隐私,不方便透露,反正让我非常恶心。
 


本来我之前一直是说“她的朋友”,现在很OK,我不想帮你保着你朋友了,解解出来挨打了。 @念慈❄️ 
 
 


第二次私聊,她还是旨要问我凭什么嘈她,我想这事过了半个月了,该说清楚的我也说了,实在没什么再好多说的,我只想快点完了算了,他要挂我就挂我,我一定给他道歉。
 


综上,第二次是他先招惹我,为了不让我揪着这事不放,他又说起了我嘈他的事,并且开始反过来继续指责我。
 
 


你用那件事来试探我的这种行为有多恶心,我相信你和念慈都是心知肚明的。尽管你之后还说那是念慈非要这么干,你拦不住,但我觉得你要是真的想拦,还有“拦不住”这个说法么?
 
 


▲第三次是跟我朋友A有关,在知道我跟刀枝闹掰过后,A退了他的粉群,刀枝当时是加了A的好友的,但是她没有自己去找她问为什么退群,而是叫自己朋友B去帮他问。


世纪顶锅大戏上演了。
  


下面出现的AC是我朋友,B是她朋友,BC之前是线上绑定关系。
  


A知道B跟刀枝关系好,B来问她相关刀枝的事,A就表态“我站云胡,你别来跟我说刀枝的事”之类,语气可能冲,想想应该也是不好听的话,于是“被顶锅被骂”的B很委屈,告诉了刀枝,刀枝聚聚一大早,来找我兴师问罪了。
 


“你怎么回事,你怎么能拉着你亲友站队。”


“这个A怎么回事,怎么能伤害我想保护起来的亲友B。”
 


好好笑哦刀枝聚聚,本来您可以自己去干的事,自己把亲友推出来帮你挨骂,事后来怪我们伤害你亲友?
 


你当时真的不知道A为什么退群?
 


包括之后,我让A道歉了,并把道歉相关消息记录转给刀枝,让她再转给B。
 


刀枝聚聚说她生气了,要发lof,就看图。



 


这玩意儿,我一看我就笑出了声,到底含着什么意思我不解释,看得出的看,看不懂也别问我。
 


说真的我在她评论区看到有安慰她的,骂我煞笔的,还很多是我认识的,我还真的蛮尴尬。
 


结果发了没几天,刀枝就来喊我删了。


我还就不删,你要发就一直挂着,有本事别删。
 



 
 
 
 



 
 
 


本以为这事完了,挂都挂我了,是吧,该解气了吧?结果过了一段时间,B突然找到C,说“我知道你跟我解绑是因为云胡的事吧,刀枝给我说了可能是这样。”
 


我看到消息的时候,我惊呆了。
 


为什么,这个,他们解绑,关我什么事?
 


我直接去找B谈了,结果她还不知道A给她道歉的事,看来刀枝聚聚并没有很好的传达,这套操作真的打得我眼花缭乱,想想B真的蛮可怜的。
 


她说和解,我是真不想和解,因为我不爽刀枝,混圈跟玩娱乐圈似的,整天跟小粉丝bb到天明,屁大点东西还打tag发一堆,写文造作得跟什么似的,怎么我不爽我还不能说?发小号已经给足你面子了,有人看出来了那是因为我说得真的像你,真以为只有我一个人喷你这些毛病么?
  


我以为她挂了就这么完了,我要安心更文了,结果昨晚,他突然又来找我。
 


说是我发的一条说说在diss她。


?????????


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我服。
 那条说说还真没说他。
 


我空间发的这类言论难道还少了吗?是不是条条像你你条条土下座?
 


真的很迷,我直接跟他摊牌了。




 


刀枝太太,说真的我真是受够了你的人设了,事到这里才想起来重新白莲,有意思么?“清者自清”在这种情况下不适用,我一没抹黑你二没栽赃陷害你,刚开始我给足你面子了,面向粉丝也是很诚恳的道歉了,你说你是何必?
 


三番四次来找我,我是真的怒了,各走各路不好吗?真的有意思吗?一个月了,现在在过年,你放过我,你放过你自己,好吗?
 
 


add一个饭后甜点




这件事我也知道,等行行放学回家,就成了背锅侠,我还能说什么呢,刀枝牛逼吧。


   
 


清者自清,好笑,你也配说清者自清。

这帮人有病吧,自己杜撰还整成官方,醒醒吧,多大人了现实和二次元还分不清,当然如果这帮人是小学生就另算了,我还想说我是我爱罗的妻子,张起灵的爱人呢,呵呵

寒水:

兴致使然的嘉德罗斯护卫队:

[2P图为与凹凸世界官方微博的私信]

玛格丽特是同人原女,嘉德罗斯也不存在王妃,请不要轻信玛丽苏说辞,尊重七创社原作。

首先,玛格丽特,官方资料就从来没有这个人物,就非要逼到人找官方来准确的告诉你们才行吗?

甚至很多人知道这个还继续当原作角色误导他人,你们还不消停这么KY真的好吗?

地图炮就在这放了,一篇角色被OOC的面目全非的同人文当官方看,请你们醒醒。

另外嘉德罗斯就是没有王妃,请最近被又出来的某同人玛丽苏骗了的各位擦亮眼睛看P1,看不清没关系,我们还有P3P4给你看清楚。

麻烦玛丽苏还好意思说着是官方的造谣者你原地爆炸。

这是同时澄清了嘉德罗斯没有王妃和玛格丽特是同人角色,请一切以官方表现出来的剧情为实,不要相信造谣。

请洗地的尽情KY,丰富大家屏蔽列表,开心你我她。

别看了就是乱七八糟的碎片怪尴尬的

有时候黑莲觉得斯巴达家族简直无法用常理形容,一个人就算倒霉也只会持续一段时间就会结束,就算发生不幸也会有快乐包含其中,因此若是有人能一直保持不幸和倒霉那简直就跟平凡人中了千万大奖一样困难,而黑莲则有幸看到了一个又一个这样的人,没错,说的就是斯巴达家族。

当黑莲睁开双眼,只觉浑身酸痛,最后一丝的记忆停留在斯巴达倒下的尸体,这是斯巴达家族的第一百代,他继承了祖先的名字,也落得和祖先一样的下场,当知道一切已经尘埃落定,他的死亡最终来临,明明可以利用她的力量翻转战斗的局面,却只是将契约转移到他的儿子们身上,

“请你再次醒来时保护好我的儿子们。”斯巴达耗费了他最后一丝力气,而她因为契约者的死去而被迫陷入沉睡。

你们斯巴达家族的人都是一个德性,黑莲恨恨地想,闭上了眼睛。

所以当黑莲看了看走马灯的时间,知道了在她沉睡时斯巴达的儿子们……但丁和维吉尔身上发生的事情,不禁扶额叹气,心里生起愤怒。

你们竟然敢这么对待他们!不过既然我苏醒了,就别想再伤害他们!


"你居然纹身了?

“没有”但丁


脑洞

我发誓我将永远守护斯巴达家族,我发誓将用生命捍卫斯巴达家族,毁灭一切斯巴达家族的敌人,扫清一切障碍,第三十代守护者黑莲在此。


快期末了,到七月份都不能上号,不过dmc的文不会放弃的,到时候会把新版发上来,请大家等候,谢谢


天使守护斯巴达家族2

预警请看1

第二章

“是你在召唤我吗?”女子站在斯巴达面前问道,身后一把巨剑正插在一头恶魔的身上,而恶魔的利爪只离斯巴达一寸。

血液的过多流逝令魔化的他岌岌可危,身上的硬壳正渐渐褪去,露出伤痕的人类皮肤。

一直以强大著称的他竟落到如此狼狈的地步,若是被其他恶魔知道了恐怕会趁机下手吧?

可惜现在这里只有他和面前的女子。

斯巴达想要说话但口腔充满鲜血堵住了他的声音,恶魔的体质没有像平常一样发挥它的作用。

女子拔出巨剑插回挂在身后的剑鞘,令人惊讶她是如何背负与她外表所表现的承受力所不符的重量。然后她若有所思地看着表情痛苦趴在地上的斯巴达说道。

“你现在受伤太重,我先治疗你,之后你要说出你的愿望。”女子说着令人听不懂的话一边将双手合十摆在胸前,一双透明的翅膀出现在她的身后,那温暖的光芒照进斯巴达的眼中令他忍不住闭上了眼。

等他睁开眼他惊奇地发现身体恢复如初,强大的力量又重新充斥奔腾的血液之中。

“你是天使?”斯巴达问道。

“不,我不是,”女子否认道,将翅膀收起来,光芒渐渐消失,“我只是拥有光明的力量。现在请说出你的愿望。”

“什么?”

“是你召唤了我,我是为你而来。”女子歪歪头,指了指斯巴达的手,“那是缔结你我的契约。”

斯巴达举起手,看到手上出现了奇怪的图案。

那是一种守护契约,但他从来没见过拥有这种图案的守护契约,说明这个守护契约是未知的。

他的愿望?仿佛看出斯巴达的内心,女子摇摇头说道“你还在迷茫,我现在不能实现契约,所以……”女子浮在空中俯视斯巴达说,“当你想好了再召唤我。”

“你的名字是!”斯巴达看出女子要离开急忙问道,就算见多识广的他也看不透女子的一切,好多个疑惑到嘴边却又回到心间。

“你可以称呼我为g,斯巴达。”女子笑了笑,不等他再次发问就消失了。


在那以后无论斯巴达如何召唤g,她都没有再次出现,为了在漫长的岁月不忘记她斯巴达作画并将画保存在地下室。

守护契约,守护者将遵从召唤者的愿望,显然g不能用常理判断。

当斯巴达再次遇到危机的时候g才再次映入他的眼中。

斯巴达这才明白只有他受到生命危险的时候她才会出现,毕竟能让强大的恶魔被死神光顾可不是简单的事情。

这是第二次,斯巴达不希望有第三次,因为这次他有了要守护的人。

但丁,维吉尔和—

伊娃。

“好久不见。”g还是如初次见面的样子,挥动巨剑将一切敌人铲除又治愈了他。

“我以为你不会出现了。”斯巴达看着g说道。

g翻了翻白眼,像是他问了一个愚蠢的问题。

斯巴达低下头笑了笑,虽然他不知道为什么。

“只要契约还在我就会永远守护你,”g握住斯巴达的手说道,“包括你的儿子们。”

“你知道但丁和维吉尔?”

“我一直在看着你,很抱歉我不能保护你的伴侣,我只能保护和你有血脉关系的人,但我会尽我所能帮助你的伴侣。”g说道。

“谢谢你。”

“不要谢我,只是下次我们相见就不是像现在这么简单了。”g露出痛苦的表情,“下次,是灾难的开始,你要小心,斯巴达,你的伴侣和儿子们将面临死神的危险。”

“什么意思?”斯巴达听到伊娃和儿子们有危险,下意识握住她的手,但抓了空。

“命运的齿轮终于转动了,一切终究还要发生了么?”


天使守护斯巴达家族1

预警

1.没玩过鬼泣因此对于人物性格的把握出于阅览无数的同人,ooc。

2.没玩过鬼泣具体剧情不了解,所以本文剧情都是自己虚构的。

3.突然产生脑洞所以文章有瑕疵,以后会修改。

4.对于但丁维吉尔和尼禄的悲惨经历,我真是很心痛,因此在我的世界里希望能给他们幸福的人生,减少苦痛。

5.kn亲情的关系。

6.第一次写请多多包涵。


第一章

“斯巴达家族有守护者。”

当父亲把四岁的但丁和哥哥维吉尔抱在怀里说道—谁知道父亲是如何既让他们舒服地坐在腿上又不失平稳,可能是因为他们相较于父亲高大的身躯而言还太过娇小。

“守护者?”但丁眨眨眼,抬头看着父亲好奇地问道。

旁边的维吉尔发出哼哼声,仿佛并不相信父亲的话。

“那是一段奇妙的经历,虽然是守护者却并不听从我的召唤,我已经很久没有再次看到它。”似乎想起了什么父亲严肃的表情松动了,一抹微笑的出现令但丁睁大了眼睛。

在印象中不拘言笑的父亲只有面对母亲时,那严肃的面孔才会流露出不一样的东西。

“为什么它不出现呢?它长什么样子呢?是像天使那样的吗?”但丁急切地问道,想要知道它到底是何方神圣,他一直以为只有母亲才能让父亲变得温柔。

“我不知道,但我知道它会守护我也会守护你们。”父亲摸摸但丁的头,“它会永远守护斯巴达家族,至于它的长相可不像天使,你可以去我的地下室,那有一幅画或许能回答你的所有问题。”

听到可以去地下室就连旁边心不在焉的维吉尔都转过头来看向父亲,而但丁则激动地叫道:“真的吗?父亲!”

“当然。”父亲掏出一把钥匙,放在但丁的手上,“是时候把它们交给你们了,但丁,维吉尔。”


“真是难以置信!”但丁兴奋地对走在身后的维吉尔说道,“父亲一直不让我们走进地下室,我已经好奇很久了!没想到父亲居然突然同意我们进去!”

比起弟弟的兴奋维吉尔只是一副和平常一样冷冰冰的样子,但握紧的双手则暴露出他内心可不一定和外表一样那么冷静。


叛逆之刃和阎魔刀。

“这就是我送给你们的礼物。”父亲站在地下室说道,“它们将成为只属于你们的武器,它们的力量将为你们使用,为你们杀戮也为你们死亡。”

维吉尔抚摸阎魔刀冰冷的刀刃,感受上面散发的气息是如此的和自己相似,听到父亲的话不禁露出一丝笑容。

阎魔刀,是个好名字。

他看向一旁的弟弟,弟弟总是把情绪直接表现在脸上,像一张纯洁的白纸,一眼就能看到全部。

“而它,”父亲站在一幅画前,扯开了上面的幕布,“就是斯巴达家族的守护者。”

但丁和维吉尔看到画中一名少女坐在椅子上,她有一头黑色的长发一直垂到脚脖,一双和魔化后的父亲相似的眼睛,只不过颜色却是红色的,正看向前方,身上被黑色铠甲保护着,胸口处刻有红莲。

全身散发着一股难以言喻的萧杀,如同一把利刃,杀掉挡在前方道路的敌人。

如果她出现在战场上就是比死神还要恐怖的存在,但她现在却出现在但丁和维吉尔的面前,给他们幼小的心灵以极大的震撼。

就算多年过去守护者的面容仍植根于但丁的脑海。

维吉尔的本能正对强大力量的出现发出警告,让他想要逃跑但直觉却安抚他受惊的心,阻止他后退的步伐,这种矛盾令他十分疑惑。

“守护者的武器只指向她的敌人而不是指向自己。”父亲说道,“记住她的样子,或许有一天她会出现在你们面前。”

“天使……”但丁盯着女子喃喃说道,而维吉尔看了一眼弟弟不语。

天使?恐怕她是披着天使外表的恶魔。



求文

很久以前看的,忘了是在贴吧还是在哪里看到的一篇鼬止同人文。只记得内容是止水死了之后鼬状态不太好,止水不知道怎么回事回到现世,但是皮囊改变了,可以说外表是另外一个人,鼬刚开始并没有认出这个陌生人其实是止水,后来他们相处,最后应该是he。

背景应该不是火影设定,而是现实世界的设定。

那篇文写的好棒,现在再找找不到好难过啊!!!


【挂】跑单画手SHAZAM!

Vida:


占tag致歉。微博传送门:点我看黑川在线骗钱


        挂一位理直气壮骗钱跑单后又重新在lof发图的画手:微博 黑川僚机 lof: @SHAZAM!  此人嚣张到复出后以前的记录都懒得删除。


        事发2017年10月,黑川发出一条求约稿的微博后被各大画手转发,转发量600+,发出后于23号表示自己开始起稿,并告知多名约稿人排队较长要等待。接着10-11月间不断发博说明正在赶稿,以多种理由解释自己拖稿的原因。然而从她11月8日说要将草稿发给大家看之后,许多人在当天私信后就再也没有收到回复。


        黑川最后一条微博发于12月5日,声明自己生活忙碌无暇顾及稿件,之前说好的草稿也未能发出,表示如果约稿人要求退款的话予以理解,在那之后从微博、QQ销声匿迹。多名约稿人从开始安慰到最后不得不接受事实。


        值得注意的是,从11月底起黑川就不再回复私信,然而有人12.12约稿时她却回了,但在收到定金转账后再无回复。


        这里注明黑川收款的方式是单向的zfb商铺二维码,她和大部分被跑单的约稿人联系方式仅限微博和QQ。期间有人因为怀疑太太三次元出事联合发了寻人,被黑川亲友看见后给了微信并得到退款,但在其他人想加号时却加不上了。是目前已知唯一一位追回定金的约稿人。


        在消失了一年多后,黑川于今年4月11日在lof上重新发图,并且没有删除自己以前的画作。我在看到第一时间非常震惊,于是在评论询问她以前的事情是否解决。然而在第二天查看后,那条评论已被删除,连带着几条认出并指明是黑川的评论也一并消失。因没有料到她会有删评的举动,所以评论皆未截图留证。


        目前我们联系上的人数有18位,确定金额高达3297元。具体聊天、转账记录指路转抽微博:传送门


    我代表各位希望能得到黑川僚机的一个正式的道歉 & 退还被骗的钱。


    请帮忙转发扩散,如果有更多被黑川坑了的人,请及时与我联系。老粉苦苦等待却被骗钱跑单,黑川反在lof上疯狂发图点梗集粉。着实讽刺,令人心寒。